北宋的滅亡和幽云十六州的丟失關系大嗎?幽云十六州的存在有什么意義?

  今天趣歷史小編為大家帶來了一篇關于幽云十六州的文章,歡迎閱讀哦~

  北宋滅亡是自身體制的問題,與其他因素關系不大。所以即便是幽云十六州在手,也無法改變被金國滅亡的悲慘命運。童貫為收復幽云率領十數萬大軍出征,在落魄的遼國名將耶律大石揍得鼻青臉腫大敗而回。落魄的遼國北宋尚且不能擊敗,更何況如同摧古拉朽擊潰遼國的生猛女真呢?遼國據守堅城不照樣被滅國嗎,所以對于此時的定都開封的北宋來說國家的生存絕對不是幾個城池所能挽救的。

image.png

  所謂幽云對于中原王朝的屏障作用,在北宋初年的宋太祖、宋太宗時期作用才比較明顯。此時北宋王朝的戰力尚且沒有萎縮得那么厲害,依靠幽云和長城打造類似明朝一樣的九邊防御體系還是可以的。更何況幽云可以和北宋西北的山西、陜西重鎮構成統一的北部防御體系,這才能起到必要的作用。而到了北宋中后期文恬武嬉,從體制上的腐敗不是什么外部條件所能挽救的。北宋末年不是沒有自我挽救的能力,但是徽宗、欽宗的表現讓這一切成為了泡影。

  幽云十六州屏障作用在北宋初年才能發揮最大效果

  我們來看一下北宋初年滅掉北漢以后的宋遼邊境,如下圖所示。此時北宋雖然已經實行了杯酒釋兵權消除武將權力的政策,但是帝國初年的戰力猶存。此時幽云十六州的屏障作用加上不弱的戰力,才能依托長城向西延續到山西陜西和北宋的精銳西軍連城一個整體。在這個基礎上可以打造類似明朝九邊一樣的重鎮防御體系,這樣才能虛內強外御敵于國門之外。而不是為保衛無險可守的京城汴梁,不斷冗兵在帝都周圍。高達百萬的禁軍拱衛京城不但耗費無數錢糧造成財政上的負擔,長久疏于戰陣也讓禁軍逐漸荒廢。

image.png

  龐大的精銳禁軍在京城無所事事,必然造成北方防守力量不足。因此遼國才能輕松屢屢南下掠奪財物,這就是北宋體制的悲哀。如果此時幽云在手,大量精銳部署在北部防御體系上才是正確的決策。一來北部防御力量增強還可以錘煉精兵,二來減少京城的冗兵數量也可以減少必要的財政負擔。況且一旦完成北部防御體系不但讓遼國不能輕易南下,然后可以集中精力攻滅西夏就可避免遼夏聯手吃大戶的現象。歷史上北宋在好不容易確立對西夏攻伐的有利態勢,都是因為遼國的威脅才讓北宋功虧一簣。

  《澶淵之盟》簽訂后的北宋中后期由于長期和平已經腐朽,幽云對于喪失武勇的北宋意義已經不大

  北宋初年的河北路物阜民豐,無論是糧餉還是兵員都可以支撐北部的防御。澶淵之盟簽訂后,宋遼迎來長達將近百年的和平。但是北宋君臣對于遼國的恐懼已經深入到了骨子里,其實消除恐懼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但是已經患上恐遼癥的北宋君臣屢屢用啼笑皆非的方式來保證自己的安全。下面我們舉一個例子,當然這只是反映北宋腐朽的一個方面。

  黃河在北宋防御體系中有重要的地位,東京汴梁在黃河以南所以黃河這條北宋內河居然還承擔著保衛帝都的重任。北宋時期黃河曾經向北改道從海河水系入海,這讓北宋君臣感到恐慌。因為改道后已經瀕臨宋遼邊境,異想天開的北宋唯恐北國借助黃河攻伐大宋。所以三次人為黃河改道讓黃河東流,這幾次人禍的改道造成河北路數百萬畝良田被毀、災民無數。曾經富庶的河北路經過人為的黃河改道變的荒涼破敗,而且這種花樣作死的行為還不是一次而是三次。這種事不光宋仁宗干過,就是英明神武的宋神宗樂此不疲。

image.png

  受災后的河北路土地荒蕪,老百姓流離失所。不但災民成為宋朝的負擔,而且治理黃泛區都需要巨大的投入。人煙稀少的大宋北方對于遼、金來說更是形同虛設,北國南下更是如入無人之境。北宋君臣的恐遼癥嚴重到這種程度,幽云十六州還有什么屏障作用?王朝的強盛與否在于人心,斗志已失再富庶的北宋又怎么能避免亡國?

  小結:

  綜上所述王朝的滅亡有其興衰的自然規律,但是更要自立自強。國祚超過兩百年的遼國亡于金國符合歷史興衰規律的,但是北宋確實是因為自己的不爭氣而被金國恥辱的毀滅。不要夸大幽云的屏障作用,失去膽氣、天真的北宋不是幽云十六州能夠挽救的。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甘肃11选5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