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閔的政治才能怎么樣?冉閔能否對抗其他國家的進攻?

  今天趣歷史小編就給大家帶來冉閔的政治才能怎么樣?希望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公元349年,時當中國北方最為險惡的時期。五胡亂華大幕開,匈奴、羯、鮮卑相繼進入中原,北方漢人發生大規模流徙。但就在這一時刻,冉閔起兵奮而抗爭。

  我們暫且不討論冉閔的其他行為,因為有點敏感。只說一說冉閔的政治水平和軍事水平,看看他能否與當時其他國家相對抗。

image.png

  一、政治失分:建國太快惹眾怒

  冉閔是魏郡內黃人,祖上累世都是武人。冉閔之父冉瞻十二歲時,石勒見他雄武不凡, 便讓石虎收為養子,冉瞻改姓了石。及至冉閔長成大人,石虎對他視若己孫,非常喜愛。

  亂世蓄假子,這是擴大宗族力量的通行作法,特別是當時戰爭頻仍,尤需勇猛杰出之士,冉閔被石虎撫養算不得什么特殊際遇,他也無法因此具備爭奪儲位的條件。如果后趙一直保持平穩的政局,冉閔或許頂多做一個富貴公侯。

  但石虎的作死舉動,給了冉閔登上九五之尊的機會。

  石虎本來立了長子石邃為太子,但石虎作死,又寵愛另外兩個兒子石宣和石韜,同時還像石勒在位時的做法一樣,把軍權分散到各個軍鎮,他的許多兒子都掌管一定兵權。

  后來石邃謀反被殺,石宣和石韜又在互相爭寵中死去,而石虎又逐漸病重,后趙王朝出現了內輕外重的局面。

image.png

  石虎諸子相殘,也令石氏皇族的威嚴淪喪,國中對皇權產生覬覦者越來越多。冉閔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逐漸走上前臺。

  后來冉閔在石氏諸子內戰中,逐漸掌握了兵權。按理說,冉閔應該逐步穩固形勢,爭取民心,爭取國內的支持著。但這位老哥一上來就把石氏全盤推翻,引發了強烈不滿,在政治上失了分,注定冉閔得不了勢。

  二、戰略失分:四面樹敵陷絕境

  冉閔建立冉魏,勇氣固然可嘉,但他在應對時局上,出現了重大失誤。

  北方當時的形勢是這樣的。

  冉閔據有后趙河北一帶,河北北部和遼西,盤踞著慕容鮮卑建立的燕國。

  原后趙境內,也有兩支新興的民族勢力。一是在灄頭(今河北棗強)的羌族姚弋仲,二是在枋頭(今河南??h)的氐族苻洪。

  而南方,則是東晉王朝。東晉王朝不像后來的南朝,疆域越來越小,當時東晉的勢力范圍,一直北推到山東半島,山東半島的南部,徐州一帶有東晉很強的勢力。

  可以說,亂之極矣。

  但真正高明的政治家和軍事家,不會懼怕亂。因為越亂越有空間,各家勢力之間的關系既有敵對也有聯系,如果處置的好,是可以借力打力,獲取自己的生存空間的。這就需要極為高明的政治水平、外交水平,以及極為寬闊的視野,和強大的耐心。

  但是勇猛的悼武天王,在這幾方面,完全沒有一國首腦應有的水平。

  慕容燕、姚羌、苻氐、東晉,這四家勢力,對冉閔的新政權是什么態度呢?

  第一,慕容鮮卑是最危險的敵人。慕容燕與石氏后趙大戰多年,誰都想干掉對方。燕主慕容俊遣不世出的名將慕容恪率兵南攻薊城與中山一帶,深入后趙的腹心,這是個無法妥協的大敵,必須死磕到底。

  第二,羌族的挑戰。姚弋仲宣布為石氏報仇,率兵與石氏諸子一同討伐冉閔。但羌族勢力相對較弱,可以快速解決之。

  第三,氐族隔岸觀火。苻氏氐族部落的根本之地在關隴,他們不想參與河北的爭奪,引兵離開河北,開赴西方。但氐族與羌族也有矛盾,可以利用氐族制衡羌族,二虎相爭,冉閔便可暫保后方的安全。

  第四,東晉也是世仇。東晉由于當年石勒燒毀東海王司馬越遺體的仇恨,與后趙一直仇深似海,現在后趙發生內亂,也不斷發兵侵蝕后趙南方邊境。

  一時之間,冉閔真是四面皆敵,險象環生。

  那么我們以后見之明來看,冉閔應該怎樣處置這樣的危機呢?

  在軍事戰略上,冉閔也沒有先后主次之分,他完全奉行的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與一些敵人為敵的策略。

  有道是,好漢不敵雙拳。就算你冉閔再有本事,又怎么敵得過如此多的敵人同時開打。

  從戰略上看,冉閔失敗是必然的。

  三、戰術失分:死打硬拼自尋死路

  最后,我們再來講講,冉閔在具體軍事行動上的缺失。

  我們要承認,冉閔的確是個驍勇善戰的將軍。他在千瘡百孔、諸敵并進的情況下,居然連連打敗姚羌和石祇、石琨等人,還頂住了東晉的攻擊,拿下了襄國城,使冉魏政權的河北核心區保持了完整。

  冉魏的軍力也達到鼎盛,史稱“戎卒三十萬”,就連后趙極盛時,也沒有冉魏的兵力多。

  但是,任何事情都是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冉閔擊敗的幾路敵人,都是庸碌之輩,并沒有多少力量,軍事水平也是中人之下。冉閔真正的大敵姚弋仲,對冉閔很看不上眼。

  姚弋仲遣其第五子姚襄率兵進攻冉閔,非常輕佻地說,姚襄之才十倍于冉閔,如果姚襄抓不來冉閔,就打他五百杖。姚弋仲也是一族豪雄,視冉閔如蔑如,正有他的道理。

  冉閔在后期面對的敵人,按輕重緩急,分別是慕容鮮卑、姚羌、苻氐和東晉。

  慕容鮮卑欲鯨吞,姚羌欲蠶食,苻氐隔岸觀火,東晉則是趁火打劫。

  這種形勢,像極了當年石勒創業之時的處境。

  石勒創業時核心區也是在河北,他北有幽州王浚,西北有并州劉琨,東北有慕容鮮卑,南有東晉,西部則是匈奴劉漢。

image.png

  石勒與這幾家也全是敵對狀態。但石勒在具體的作戰節奏上把握的很好,他有兩條原則:

  第一,絕不同時與兩個敵人開戰。

  第二,能戰則戰,不能戰則逃。

  所以我們看到,石勒雖然屢屢敗于幽州王浚之手,甚至在兵力孱弱的東晉手里也吃過敗仗,但石勒始終是來去自如,想去哪去哪,他的主力沒有被哪個對手限制住。

  冉閔在同樣的條件下,卻打得很狼狽。

  消滅襄國的敵人后,慕容鮮卑大軍南下,進攻至中山、冀州、襄國一帶。面對北有鮮卑、南有羌氐的危險處境,冉魏內部產生了暫避鮮卑鋒芒的主張,但冉閔冒著兩線作戰的危險,堅決北進與鮮卑決戰。

  事實上,當時的河北已成死地。冉閔應該像石勒當年一樣,打不贏就跑,堅決率主力跳出河北,向山東、河南發展。

  有人說了,向南發展,豈不是靠近南方,要挨東晉的打?

  這倒不然。冉閔雖然曾向東晉稱臣卻被拒絕,但東晉拒絕冉魏的理由是冉閔已經稱帝,這其實只是政治上的面子問題。如果冉閔跳出河北,在河南山東尋找新的空間,并主動去除帝號,向東晉稱臣,并承諾替東晉消滅諸胡,東晉豈會輕易放棄這個機會?

  回頭再說冉閔與鮮卑慕容恪的決戰。

  冉閔的臨陣突擊力量確實夠可以。兩軍連接十陣,冉閔連勝十陣??此凭置娌诲e,冉閔要翻盤了。

  但是,我們再仔細分析一下表面之下的可怕事實。

  慕容恪連敗十陣……

  一般來講,一支軍隊,哪怕是連敗三陣,可能就要崩潰了。但鮮卑軍隊沒有崩潰,反而在連敗之后,能穩穩當當地坐下來,改變戰術,重新再打。

  這意味著什么?

  第一,慕容鮮卑的補給能力遠遠超過冉魏,可以在連敗之后不斷補充兵員和糧秣,更令人恐怖的是,補充的兵員都擁有成熟的作戰經驗。

  與這樣的敵人打,指望具體戰術層面的小勝,是贏不了他們的。只要從體系上擊破他們的戰爭基礎,瓦解他們的縱深支撐,才能取勝,而冉閔,做不到,他只有能力與慕容恪的軍隊點對戰作戰,別說綜合破擊了,連線式推進都沒有。

  第二,慕容鮮卑的指揮機構和指揮能力相當可怕。連輸十陣,慕容恪的指揮沒有散架,我們看看南朝軍隊,經常是輸一場關鍵戰斗,一線指揮部就潰散了,完全拿不出穩定換舉措來扭轉局勢??墒悄饺葶〔粌H能牢牢掌握一線的局面,還游刃有余地轉換戰術,針對冉閔步多騎少的實際,運用起了重騎兵集群沖鋒的戰術,一舉擊破冉閔的主力。

  這些深層次的戰術問題,冉閔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只是在用自己的蠻力,與慕容鮮卑硬拼。

  拼到后來,他只能是越拼越弱,拼到最后,力盡而死。

  我們敬佩冉閔的民族氣節,但對他的軍事水平,實在不可過高估計。

  北方諸胡都處在人才爆發的階段,冉閔敗在姚弋仲、姚襄、慕容恪、慕容垂這些個頂個的世之英雄手里,也不虧他的了。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甘肃11选5开奖走势图